风月无边

注意!!!尸系烂尾(重点)写手!!不定期更新!小透明一枚。 给每个评论以及送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天使们一个么么哒

【50粉点文】


*占tag致歉!
突然发现自己五十粉了(*/∇\*)
听说五十粉有个点文(›´ω`‹ )
那就国庆的时候和那个点梗一起发吧グッ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cp见tag_(:з」∠)_
评论留下梗和人设鸭(*´﹃`*)
抽一个写诶嘿嘿嘿ヽ(゚∀゚)ノ
不写肉嘿嘿嘿(´-ω-`)
交粗评论(「・ω・)「
最后谢谢各位小天使们的评论,小红心和小蓝手,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写的其实不是很好,由衷的谢谢大家的评论和鼓励<(_ _)>

【点梗】all邪

*占tag致歉
*最近的几个脑洞
*国庆会肝出被选中最多的一篇
*评论留号码鸭(不然我好尴尬的_(:з」∠)_)
1.女装邪   刺杀
2.coser邪   女装
3.女装医生瓶
4.直播体     30w粉女装邪
5.coser诱攻x害羞嘉宾受
  阳光健气攻x傲娇主持人受

摸鱼摸鱼。。。。(我其实是助攻)

【all邪】女装梗(3)

*偷偷来一发
*难得粗长一次
*夸我夸我(划掉)
“哎!小佛爷来了!”“是啊!小佛爷已经好久不来了!”“可不是嘛,张家族长也来了,难道今天也要……”众人议论纷纷。
听到这里,吴邪不禁回忆起当年他们铁三角大闹天宫……呃,不是,新月饭店。要不是他后来接管了吴家,成了小佛爷,而小哥也做回了张家族长的话,或许现在新月饭店门口的牌子就得写上:吴邪、张起灵、王月半与狗不得入内了。
思绪至此,吴邪忍不住轻轻笑了。等等,不对,小佛爷?吴邪终于Get到了重点。他连忙慌乱地低下头:嗯?胸垫没歪啊?再摸摸头发:咦?假发也没掉啊?怎么就认出来了呢?再一看,哦,原来“小佛爷”坐在那儿啊,原来没认出来啊hiahiahiahia~(划掉)“小佛爷”身边站着一个伙计,但两人都被放下的帷帐遮住了,隐隐绰绰的,看不太清。伙计朗声道:“小佛爷因身体不适,故放了这帷帐,还望各位见谅。”见众人都不说话,“小佛爷”暗暗点了点头,小声感叹:“这‘小佛爷’的名号还真好用啊!”伙计凑到“小佛爷”跟前,担心地问:“汪少爷,吴小佛爷真的不会来吧?”被称为“汪少爷”的人露出了不屑的表情:“就算他吴邪来了又怎么样?我汪晰还怕他不成?点天灯!”“可,可是……”伙计有些犹豫“小佛爷他……”汪晰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我还是你少爷吗?反正用的是吴邪的名号,我也不要付账。怕什么?点。”伙计只好用竹竿挑起了一旁的灯,挂了上去。
全场哗然。“刚开场就点天灯!这…这……就是不懂行的人也看得出来,这玉器虽然呈墨绿色,却黯淡无光,做工粗糙,一看就是赝品……”一个小家族的人小声嘀咕。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:“别说了,这小佛爷从不按套路出牌,你管人家想的什么?不要命啦!”那人摸了摸鼻子,悻悻地闭上了嘴。
吴邪正躲在角落嗑瓜子,偷个清闲。听到“吴小佛爷”点了天灯后懵了那么一小会儿,他看着众人们议论纷纷,嘴角微微上扬,站起身来端了一盘水果,离开了解雨臣的包厢。
————萌萌哒的场景转换分割线————
吴邪端着水果来到“小佛爷”的包厢门口,却被门口站的两个伙计拦住了:“干什么的?”“人家……人家是来给‘小佛爷’送水果的啦~让人家进去,好不好嘛~”吴邪表面上给两个伙计抛个媚眼,内心的小人吐槽不止,不禁感叹自己又一次被自己刷新了下限。
那两个伙计明显还年轻,被女子的媚眼迷的晕头转向,放她进去了。
吴邪端着果盘,将它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,娇滴滴地说:“小佛爷,人家给您送水果来了~”在汪晰转过头来时,状似无意地挺了挺丰满的(假的)胸。汪晰上下打量着女子: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想攀上吴邪,不过……嘿嘿,我就替他收下了。
“那你喂小爷吃?”汪晰调笑道。“可是,可是有人在嘛~人家害羞了啦~”汪晰使了个眼色,伙计识相地退了下去。
吴邪从碗里拿过一个小番茄,坐在汪晰腿上,把手里的小番茄递给了汪晰。接着环住了他的脖子,手里银针抵上汪晰的侧颈,汪晰僵住了,“美,美女姐姐……”他咽了口口水:“咱们有话好好说……”没想身上的美女冷笑一声:“呵,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。我,是你能模仿得了的么。”
被刻意压低的,微微带些烟嗓的男声。

emmmm……沉迷杰佣无法自拔……

抱了你,就是我的人啦~

【all邪】女装梗(2)

*ooc
*依旧短小
*我我我错了,我不该和同学皮的
*对不起大家,食言了ಥ_ಥ
*不出意外还会有的(「・ω・)「
  “啧,不好玩。一下就猜到了呢~”被称为阿邪的姑娘在解雨臣身后小声嘀咕着。下面人愣住了,下面人愤怒了,下面人爆发了:我们当家的也是你能玩儿的吗!!!额,不对,我们当家的是给你玩的吗?!!也不对QAQ你,你,你别逼我,不,不然,不然,我,我就……我就叫你嫂子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俗话说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变态。“嫂子好!”下面的众人齐刷刷一声大吼,惹得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解雨臣所在的包厢那,吓得吴邪一哆嗦,感觉自己进了黑涩会。这边张起灵脸倒是又黑了几分,张海客站在张起灵旁边,裹紧了身上的棉袄,没有说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一道黑影从屏风后面慢悠悠地晃了出来:“哟~这么热闹呢?”这下人算是齐了。霍秀秀本来坐在解雨臣那边,见王旭进来后便默默地走到墙角边坐下,开始嗑瓜子。看到黑瞎子来的时候更为兴奋,一句“前排兜售瓜子可乐爆米花嘞~”差点就脱口而出,但是为了形象,她还是硬生生地憋了下去。
黑瞎子看到吴邪,嘴角的笑容加深,一边向吴邪走去,一边说:“哎~谁家的小美人啊?”他从背后环住吴邪的腰,吴邪一时不察,被抱了个满怀。黑瞎子微微低下头,轻声在吴邪耳边试探:“小三爷。”吴邪并没有挣脱他的怀抱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当然,这在别人看来就是准恋人的动作了,下面的众人感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。你这块讨厌的小饼干!众人心想。你们有想过裹着棉被的张海客吗?emmmm…心疼他一秒,然后哈哈哈(划掉)。
    “咚咚咚”木槌敲击的声音。“拍卖会即将开始。”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。接着,包厢的门被叩响,一份印有拍卖物品的单子被送了上来。解雨臣瞟了一眼张起灵,说:“怎么,张大族长还赖着不走?拍卖会要开始了哦。”张起灵看了一眼吴邪,吴邪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。张起灵:“……”张海客:“!!!族长放下刀!我们有话好好说!”被瞪了一眼的张海客摸了摸鼻子并表示:族长我们真的该走了。张起灵只好沉默着一步三回头,然鹅并没有什么卵用,吴邪正转过头去和解雨臣交谈呢。张海客仿佛听到了“雪花飘飘北风萧萧”的背景音乐。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【all邪】小喘气

*依旧ooc,求轻拍
*有BUG请轻拍
*以前写出来的小段子
*女装梗有好多人喜欢,很开心(〃ノωノ)

    或许就连吴邪自己也没有发现,他下到冷水里时会有一点小小的喘气声。从各♂种♂意♂义来说,张起灵是第一个发现的。
    在广西巴乃时,他看着吴邪下水,然后听到了小小的喘气声。像出生不久的小猫一样。可爱。张起灵想。就在他发呆时,吴邪突然问他:“小哥,天这么热,你不下水吗?哈啊~”也许是被冷水刺激到了,吴邪又无意识的发出了喘气声,因为说话而带着一点软软的尾音,在张起灵听来竟有一种撒娇的意味。默默地看了一眼吴邪,张起灵决定下水冷静冷静。
    第二个发现的是黑瞎子。当他站到池子旁看着吴邪下到有鳄鱼的(泥)水里去时,听到吴邪发出小小的喘气声时,黑瞎子难得懵了一小会儿,然后决定还是不和吴邪说好了,毕竟说完以后都听不到了呢~这时吴邪在(泥)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问:“黑瞎子哈啊~你在水里放了什么?”在听到吴邪叫他名字后面带的那个小小的喘气声时,黑瞎子捂住了鼻子,在发现没有可疑液体流出后放下了手,并选择(小喘气)性的忽略了吴邪的问题。
    当前两位男神还在为发现了这个秘密而窃喜时,人生赢家解雨臣表示:呵。
    “小邪你不下来玩吗?”“…呃……好吧。”
      啊~解当家的私人泳池。

【all邪】女装梗

     *新手,ooc有
     *求轻拍
     *依然喜欢苏邪帝


“张家族长,张起灵。”张起灵递过一张请柬,走进了新月饭店。一位身材火辣穿着旗袍的清秀女子缓缓向张起灵走来,娇滴滴的说:“张爷~这边请~”张起灵瞟了那女子一眼,默默的别开了头,向前走去。女子见状便小步跟了上去,挽住张起灵,丰满的胸部似有似无的向张起灵的手臂蹭去。一旁的张海客满脸懵逼,心说族长怎么不推开那个女的,也不怕他家那位误会了? 
     女子领着张起灵他们到了包间,关上门便率先坐了下来,然后豪迈的一扯旗袍盘扣,张海客默默的移开了视线,心里默念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女子把手探进了胸部,扯出了两个塑胶胸垫:“这玩意真不是人能带的啊~张爷~你说呢?”张起灵微微皱了皱眉,说:“吴邪,把扣子扣好。”啥?吴吴吴吴邪?小佛爷?族长家那位?张海客发现自己耳朵不太好使了,可能需要做个手术。“海客兄~”吴邪故作娇柔的喊了一声张海客,但因为声音没有变回来,他非常成功的让张海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。。张起灵瞟了一眼张海客,张海客默默地掏出了一对耳塞。张海客默默的想起了一句话:他体内流动的不是血,是醋。张海客默默的……
     这时,有人敲门:“张爷?花爷有请……”吴邪也没料到这时会有人来,手忙脚乱的把胸垫塞回去:“张爷你等等~帮人家一下嘛~”门外的人一愣,只听见里面传来“不行~太深了~”“等等,你忍一下。”“啊~好痛~张起灵你大爷的~”“不要说脏话。”王旭站在门外默默地抹了一把汗,这,这,这也没人告诉我张爷在,在那啥啊啊啊啊!!!过好了一会,张起灵推开门,身后跟着的女子发型微微凌乱,眼睛也有点红,看起来像是刚那啥过一样。“带路”张起灵冷冷的声音传来,王旭吓得一抖,不敢乱看,低着头向前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包厢内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“怎么,张爷总算肯高抬贵脚,来我这小地方了?”解雨臣飞快地抬起头瞟了一眼张起灵,然后又低下头去打游戏了。
    “……”张起灵没有说话,倒是他身后的女子,跑到解雨臣面前,一下捂住他的眼睛:“雨臣葛葛~伦家好想你了啦~猜猜伦家是谁~”解雨臣正在玩俄罗斯方块,突然眼前一黑,手一抖,手机便掉了下去。下面人看到这一幕,齐齐掉了一地的下巴:这姑娘谁啊?胆儿可真够大的。哎,可惜了,好好的一个姑娘,很快就要消香玉殒了。
      解雨臣气场一变,正当底下的人唉声叹息时,只听见解雨臣说:“好啦,阿邪(ye),别捂了,猜到是你了。”语气中满是溺宠,听得下面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,这还是花儿爷吗?莫不是个假的吧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